阿白 - 喷泉 漏光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

    广场喷泉的花式接连换了四五种,有时像螺旋而上的梯,有时像随风飞扬的叶。

    水花溅起细微的水雾,附近空气朦胧又清凉。周茉坐在树荫下的长椅玩指甲,一抬眼,看见希遥在雾气对面出现,绕过白色的喷泉石雕,朝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人到了跟前,递给她的是一杯橙汁。周茉随手接过,才发现是热的,滚烫的温度迅速传导,许是心情也太焦躁,她后背顿时冒一阵汗,浑身烦得难受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知不知道今天30多度?”将热源丢在腿侧,她抱臂后仰,没好气地翻个白眼,“你故意的是吧?”

    希遥自己握着杯冰镇咖啡,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她神清气爽,不跟炸毛的人计较。而原本还在纠结的站位问题,现在看来也不必多虑,长椅中央的一杯橙汁自动划了界,于是她欣然挪步,到另一端远远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是为你好,”坐下后,她伸手整理膝头薄纱的裙摆,“你刚做了手术,身体弱,喝凉的容易落下病。”

    漫不经心的一句话,精准戳到人痛处。周茉闻声神色一变,咬紧后牙,斜眼冷笑一声:“你知道还约我出来。这么热的天,我要是中暑了你负责吗?”

    没等希遥接话,又道:“你想说什么就赶快讲。我还有事,没工夫跟你耗。”

    她声称没工夫,巧了,对方也没多少耐心。

    于是默契地一拍即合,卸下虚伪的寒暄与关切,希遥微微一笑:“好啊,那我就直接问了。”

    垂眸慢慢搅着咖啡,问话声也悠然:“……你真是被他强迫的?”

    一语如同霹雳,周茉倏地抬眼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你应该清楚。”

    希遥凑到杯沿啜一口,红唇勾着似有似无的角度。余光瞥见周茉沉脸不做声,她清清嗓,好心提供注解:

    “你发的那些文章我看过了。写得很不错啊,条理清晰,证据也充分……但你没发现吗?唯一的美中不足,就是那些证据太完美了。”

    教科书一样的取证,只尽数昭示他人丑恶,自己却在那截图和录音里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她是无辜又被动的角色,委婉过也抗拒过,一切防卫都做过。之所以仍然被侵害,实在是对方死缠烂打,她走投无路,求助无门——这样黑白分明的故事,正义的路人最喜欢。

    而偏颇之处恰恰在于,路人只是路人。

    路人不了解周茉,更不了解伏子熠,又怎会知道他有多胆小,从来只敢做交易,不敢做强盗。

    头顶青葱的树冠阵阵作响,希遥偏着头,目睹周茉由震惊到镇静。等将诚实的脸部肌肉安抚乖顺,她转过眼来,笑了:“你说什么呢?我听不懂。证据这么有力,对我来说不是好事吗?我可是受害者呀。你不帮我就算了,为什么还要质疑我?”

    她言笑挑眉,神态坦荡,“希遥,你就这么见不得我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希遥觉得好笑,“别紧张,你计划这么久,我不会说出去的。我也没有替伏子熠抱屈,凭他之前做过的烂事,落这么个结果不算冤枉。我说这些,只是想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她眼色也忽地暗下来。洞察的目光汇聚,试图捕捉女孩每一个反应:“……你这么不惜代价接近他,到底图的什么呢?”

    自以为语气够硬,不料对方亦不软弱。周茉抬了抬下巴,面无表情地迎上她的视线:“我图什么,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熟悉又无奈的一句话,倒惹希遥笑了起来。她轻笑摇头,视野挪移,离开周茉的脸,望向面前澎湃喧扬的喷泉。

    阳光下一道细浅的彩虹,水起水落间,它出现又消失。灿烂也飘渺,美丽又易碎,像身边这女孩正经历、也将流逝的青春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不愿讲,那我换个问题。”希遥说,“情人节那天你跟他见过,对吗?”

    前一句谈论的还是伏子熠,转瞬之间,“他”字指代的人变了。

    有些突兀,却也无需说明。她们心照不宣,也知道周茉聪明,一定懂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无人应答。希遥略一停顿,又道:“那天他突然知道了些事情,我们也是在那一天分开。之后我就一直在想,到底是谁告诉他这些,起初我以为是伏子熠,可又觉得不太像……”

    她在无数猜测中摇摆不定,直到那晚见到周茉。那个女孩孤零零坐在医院长椅上,见到她时抖着嘴唇难以置信,后来为逞强,又梗起脖子说自己甘愿,一闭眼,却落下悲伤的眼泪。

    女人的直觉准得可怕,在那一瞬间,她知道自己果然猜错。

    她猜错了,可也是头一回宁愿猜错。而此刻长椅另一端漫无尽头的静止,让她的「宁愿」再无成真的希望,真相被残忍触破,希遥平静地问:“……周茉,后悔吗?”

    其实从见这女孩第一眼,她就觉得她们很像。眼睛像,神态像,随着相处,她觉得性格也有些像。

    知道她们的亲缘之后,她便将这些相像理所当然地归于基因,不再稀奇。而现在却不得不再次讶异感叹,她们未免真的相似得可怕——就连命运都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她低低询问,问这可怜女孩的心意,分不清是不是也想这样问问自己。很快,她听见耳边传来笑声,周茉笑得清脆又爽利,像一串活泼的风铃:“后悔?我后悔什么呀?伏教授那么温柔,又那么帅,多少女生喜欢他。跟他上床,我哪里亏了?”

    还是低估了她的幼稚,希遥一怔,蹙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啊,他亲口说的。他说我比你漂亮,身材比你好……”周茉得意凑近,在她耳边娇声软语,“就冲他这句话,我高兴,他做什么我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阳光投进周茉的眼睛,她弯眼盈盈地笑着,眸子润得发亮。

    希遥摇着头腾地起身,心觉陌生又可悲。恨不得骂她不可救药,终于还是忍住,默了很久,让自己缓和下来:“我本来还怕你难受。原来你这么高兴,那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亦笑亦讽的表情淡去,她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在周茉绚烂的笑容里转身要走,抬脚的一瞬,身后的人却猛然变调:“希遥!我这一辈子,就是被你毁的!”

    一如那个深夜的医院,固然她勉力撑起面子说笑,也远没自我料想的那么坚强。假扮着云淡风轻,实际上太难了,她坚持不住,层层的伪装还是在最后一瞬崩落。

    情理之中,意料之外。希遥背对伫立,静听周茉急促混乱的呼吸,沙哑又怨毒的嗓音。

    刚才这话真熟悉,不论内容还是语调,总觉得还有哪个人也曾这样对她说过。也或许女人在歇斯底里的时候,都是这样的大同小异,希遥忽然一笑,淡声说:“你一辈子还长,别这么急着赖上我。还有,你以为说这种话就能让我愧疚?我毁了的人多了去了,可不止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,她也从没否认自己害人不浅。直接间接地,她的确毁了多少人的前程,希冉算一个,伏子熠算一个,说不定——她哂笑——伏城也算一个。

    忽有些复杂心绪漫上心头,她叹口气,将其余刺耳言语咽下。平复了冲动,她慢慢转回身来,凝视着怨恨发抖的周茉:“我一直有几句话想对你讲,没找到机会,才特地约你见这个面。不过看你现在这样子,大概是听不进去,那就当个笑话随便听听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白色长裙摆鼓动翻摆,希遥抬起手,掠着耳边吹乱的头发:“我很理解你现在的状况,因为你正觉得痛苦绝望的这些事,我也都经历过。从小到大,有很多人会影响你的选择,可能是重要的亲人,也可能是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会为了他们不由自主地缠进去,牺牲很多,付出很多……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,也希望你记住,不管这个人是谁,他都不是你。

    “影响你的情绪不论大小都是身外之物,早晚都会散。你人生的路是你一个人在走,你生活怎样,好还是坏,都没人有义务负责。

    “所以对你来说,这个世界上谁都没有你重要。也就没有任何一个人,值得你为了他去这么糟践自己。”

    平静又释怀的一番话,试图开导立足峭壁边缘的孩子。也更像跨越时空的低语,载着她的祝福,悠悠递给少女时代的希遥。

    她缓缓说完,看着周茉一点点垂下头去

    抱臂的手无力下落,在两侧撑住,周茉肩膀轻颤,辨不出是愤怒还是悲伤。

    许久,她轻声笑道:“说得真好听。自己抓着不放,在这儿假惺惺劝别人放下……你真想我好,怎么不把他让给我?”

    咬牙切齿的语气,随着她情绪失控,声音也波动得越来越厉害:“话说完了吧?羞辱够了吧?那就走啊!我谢谢你,以后别来找我了。我再也不想看见你!”

    她盯着鞋尖拼力嘶喊,嗓子酸涨得发痛。头顶一阵寂静无声,过一会,希遥说最后几句:“你出这么大事情,过年时也没回去,你父母很担心你。我给你买了机票,周末回趟家,跟他们见一面吧。”

    泪水充满眼眶,周茉一言不发,望着脚底的花砖发怔。听见高跟鞋声悠悠离去,她抬起头,看见远处一袭白色长裙立在风里。

    没几分钟,图书馆的方向有人跑过来,那人瘦瘦高高,在阳光下笑着,跑到跟前,展臂将女人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明知他不会看过来,可周茉还是慌张起身,躲到树后。摸着自己的心跳,再看时,伏城已经揽着人朝校门慢慢走去。

    她倔强地擦掉泪,安静地远远尾随。到校门口,目送他们上一辆黑色轿车,她也抬手打一辆出租。

    轿车向南,而她向北。司机设置好导航,车子启动,载她去往一片幻紫的梦境。

    已经迫不及待要见到那位优雅迷人的调酒师,还记得他手艺有多高超,情人节一杯tomorrow,让她昏昏沉沉,走马灯似地梦到从前。

    梦到小学放学时的暴雨天,整个天空黑沉沉压下来,没带伞的她躲在教室角落里哭。隔壁班的男孩撑一把伞送她回了家,到家时她身上几乎很干净,他却全都湿了。

    发梢湿嗒嗒打着绺,眼珠很明亮。他站在门口,笑着跟她说一声再见。

    她从那天开始,每天都在等着与他再见。秋游时故意挤到最前边,好与前面班级走在最后的男孩并排,又好心替家里临时有事的女孩跑腿,绕了小半个城,只为给他送一张薄薄的作业卷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这样费心思的巧合,让他们偶遇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升到同一所初中,考进同一所高中,她惊喜地与他同班,又理所当然地跟他同桌。

    她总以为自己够优秀,他没道理不喜欢她;又为他默默做了这么多,他总有一天会接受她。

    可至此才终于明白,爱情不是考试,不是努力了就能有回报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离她都太远了。再大声的呼唤他都不会听到,那些欣喜爱意与不甘眼泪,也不过是感动了自己。

    车子驶下高架,她头脑轻飘飘地,仿佛腾云的鸟。

    身体颓然倚在椅背,她在心里默默念想,若能回到过去,她一定听妈妈的话,记得随身带伞。不要遇见他,也不要认识他,报自己心仪的大学,读感兴趣的专业,追她的人那么多,总会有她也喜欢的……

    车子在巷口停靠,惯性地前倾,周茉轻轻睁眼。

    付了车钱,她从酒吧漂亮的旋转门入内,夜场还未营业,她找角落坐下,一杯杯喝着柠檬水。

    可惜她清楚,她的人生,再不可能重来一次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