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白 - 裁纸刀 漏光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

    网络上有关知名高校教授师德失范的话题愈演愈烈,热度持续几天只增不减。之前温和儒雅的男人画皮一朝脱落,人面兽心的真相冲击力极大,那几天从校园走过,耳边大小声音都在咒骂感慨。

    有伏城跟胡婷婷的人脉联系着,陶正四舍五入算半个知情人。因此一出事他格外关注,整天捧着手机刷文章读评论,第一时间给他上铺汇报最新情况。

    于是照例在和风煦日的午休时间,有人抬脚猛踹一下床板,伏城在上面直接震醒,捞起枕边的闹钟就丢下去。

    不知误伤到什么部位,陶正叫得很惨烈。一边哀嚎,一边不忘卖报:“你们看见没,又有人发帖子了。妈的,这老变态不是第一次干了!”

    话一出,赵钦伟立马坐起来追新闻。伏城翻身接过陶正递来的手机,屏幕上是一篇实名帖,作者晒出毕业证和旧照片,自称十多年前在旬大中文系毕业,当年也遭到过这位教授的骚扰猥亵,可惜那时只是学生,势单力薄,没胆量声张。

    又是洋洋洒洒的血泪控诉,将深埋心底的秘密大白天下。激动愤慨的文字,借着当前的热度,对这次事件的女主角表示同情和支持,也为年少的自己出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发帖不到十分钟,点击互动量都已经火爆。伏城略扫一眼,没作声,将手机递回去,然后起身穿衣服。

    陶正冲到前线跟风顶帖,手眼忙得不可开交:“我跟你说,还不止这一个呢。现在陆陆续续有四五个受害者都在发声,我他妈都快评不过来了……伏子熠,牛逼啊!”

    虽说这几天校园里沸沸扬扬全在谈论这个,按理早该习惯。不过毕竟也是曾经出现在家长签名框里的名字,况且那名字后边紧随的不是什么好话,伏城每回听到,还是难免心头一跳。

    他静听陶正骂咧咧,一边暗暗庆幸没暴露过身份,不然难保这位愤青不会大义当头,株连九族。

    他以沉默保护自己,对面赵钦伟也在吃瓜,认真读着字,同时交换情报:“我听我中文系的同学说,伏子熠教的专业课昨天换了老师,选修直接停课取消,研究课题也都停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凉了呗,”陶正随口接话,“再说就算不给他停课,他敢来上课吗?他们系办公楼那天天有学生堵,真逮着了肯定一顿揍,媒体记者啥的也都等着学校表态呢,纪委那边忙活好几天了,估计也就这两天的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人在挖掘八卦时,信息搜集能力总是奇高。他正几哩哇啦一通宣讲,余光忽然闪过一片影,他的上铺单手系着衬衫扣,从床边翻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下午不是没课吗?”陶正惊奇道,“外边怪热的,干吗去?”

    “回家,顺便去趟图书馆,”伏城蹲下系鞋带,“有本书该还了。”

    离夏天还早,但气温已经很高。陶正扭头看看窗外,下午一点多钟阳光白得发亮,半丝风都没有。

    摇着头感叹爱情与知识的魅力,无意一眼,他瞥见伏城手里的书封。

    画面动得很快,模模糊糊,一晃就过去了。不过依然能看出是法律相关,陶正“哟”了一声,有点意外:“你还看这种书?咋了,是闲的,还是想转行?”

    “闲的。”伏城迅速作答,直起身笑了笑,“这不还没看懂,就要还了。”

    宿舍门掩上,热烈的讨论声小下去。伏城穿过阴凉的走廊下楼出门,外界一片温暖春意,茂盛的杨树上有鸟在叫。

    正午刚过,校园里很静,人很少。他抄小路朝图书馆的方向走,手机震了两下,希遥发消息来,说半小时后在学校广场的喷泉边见,要带他去买衣服。

    专注回着消息,他脚步不知不觉放缓。恰巧经过某个院系的办公楼,耳边一阵轻微脚步,他抬起头,望见一个男人戴一顶黑色的鸭舌帽,双手抱一只牛皮纸箱,从楼里匆匆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在狭窄的鹅卵石路擦肩,路边矮桃树探出花枝,刮过男人的手臂。他便微微侧眼,似是怪路中央的人纹丝不动地挡道,而看清后又即刻怔住,在原地站定。

    已经错开一小步,他们背对着静立,幽林里虫鸟作响。又过很久,伏城轻嗤一声:“你也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旋转脚踵,慢慢走到伏子熠面前。很近的距离,几乎碰到他怀里的纸箱,伏城低头逼近压迫,顺带着垂眼扫视,纸箱里东西不多,几只文件袋,一些办公用具,侧边还立着一个相框,正面朝里,看不到相片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今天周三,没记错的话,过会你还有课吧。”他语气淡且调侃,明知故问,“怎么,这是出了什么事急着要走,连你那些学生都顾不上了?”

    伏子熠幽幽抬眼,下巴轻扬。面容从帽檐下逐渐显露,他与伏城对视片刻,很快又看向别处:“你那位小朋友,很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似乎懒得周旋,他开门见山。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,甚至还轻轻勾唇,一副毫无所谓的悠淡模样。

    火烧眉毛了,还在撑着面子。可惜面子早已不顶饭吃,伏城抱臂端详他的侧脸,笑着接话:“别谦虚了,你也很有本事啊。”

    闻声,伏子熠眉头一动,重新看向他。

    两道目光对上,凌厉与敌对若隐若现,微不可察。彼此间一团虚假和气,温柔得像这春风,他们相顾微笑,又过一会,伏子熠却忽然敛了笑容,喃喃道:“是啊,我做了那么多背德事,早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眼神骤然空洞,失了光亮,转瞬是一副悲伤模样。

    伏城一时愣住,伏子熠低眉垂首,轻轻叹息: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大错特错了。其实这么多年,我一直都在后悔,可是后悔没用,道歉也没用。所以我认罪,等候处理……

    “是我一时糊涂,我对不起周茉。如果你见到她,麻烦替我转告,我什么都愿意承认,她想怎样我也都答应。真的,她就是要我的命都行。”

    声音沉痛悔过,他说完,缓缓摘下鸭舌帽。黑发里夹杂银丝,在阳光底下格外刺眼,伏城抿唇不语,偏头望向一侧。

    虽不知他为何突然痛心疾首,可不得不说,在伏子熠轻声忏悔的过程里,有那么一时的失神,他在动摇。

    所幸感性的力量还是不够强大。半秒冷静过后,他察觉这番感人肺腑的言论中某些似曾相识的词眼,「我后悔」「我知错」「我一时糊涂」……好耳熟,是谁也曾流着泪对他讲过?

    心觉有趣的同时,他也有些醒悟。

    伏子熠太聪明,聪明得掌握了这世上最温柔的利器。

    披着和善的人皮面具,向人示弱,与人交心,一而再再而三地痛改前非,求人原谅,在女人这种重情又易心软的动物面前,只要有足够完美的演技,「赤诚」二字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可原谅是多么美好又难得的一份情感。有些事情,有的人,错了就是错了,哪怕再悔不当初,也没资格被原谅。

    “嗤”地一声,无谓的妇人之仁收起。伏城抱臂,颇为讽刺地哼笑:“中文系教授,还真是会说。当初把她哄上床的时候,也是这么诚恳吧?”

    没说这个“她”是谁,因为可以指代太多,也因为不需指代,对方也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伏子熠默然,伏城又道:“说来说去,还不是实在躲不过了,就想一死了之……这也好办啊,想死还不简单,随时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纸箱中躺着一把裁纸刀,他突然抓在手里,拇指上推。咔哒咔哒一阵声响,尖锐刀片出鞘,下一秒,冰冷的刀刃逼在伏子熠侧颈:“要不要我帮你?”

    一瞬间,风静止,鸟鸣也停息。

    伏子熠眼眸发抖,本能的震惊与恐惧来不及掩藏,伏城目光含笑凝视,在他呼吸错乱之时,又将刀片“唰”地收回。

    一声闷响,裁纸刀落回纸箱里。男人松气回神,伏城在他耳边轻蔑笑道:“伏子熠,你胆子真小。”

    从前多少次想揍他,极度冲动时,也真想过要杀了他。而如今一看,都已没有必要,该来的报应马上会来,事实上,他也早就开始自食其果。

    没什么好聊的了,伏城拨开他肩,侧身错开:“我还有事,借过。”

    在伏子熠的注目中,他沿着鹅卵石路向前走。一路花香拂过面颊,在他就要转弯时,男人在他身后扬声开口:“我们父子一场,这么多年,我都把你当我亲生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伏城脚步微顿,在路尽头站定。

    “小城,希遥她没有心。”伏子熠一字一句说,“你为她陷这么深,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久久沉默,伏子熠站在树下,望向远处那个单薄背影。倔强,坚定,又义无反顾,而最终也如他预料——

    “管好你自己吧,”伏城冷冷说,“值不值得,我自己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这话恍若笑话,随即风吹来伏子熠怪异的笑声,悠悠浅浅,如咒怨,也如警示:“好孩子,可别走了爸爸的老路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伏城回过头,冲他淡淡一笑,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四下里草木被风掀起波浪,伏子熠看着他重新转身,一步步远去。终于,那个瘦高人影淹没在翠绿的树林,从聚到散不过几个分钟,好似人生变换,缘分薄浅。

    亦叫他记起这孩子童年时候,有一次他带他去公园玩,小孩子见什么都新奇,一眨眼便钻进密林找寻不见。

    他想过干脆就那样只身回去,可最终还是跑到广播站寻人。回去路上他嚷着要吃棉花糖,他也给他买了。

    视线下落,伏子熠低头,看见相框边明黄色的裁纸刀。

    可无论如何,他依然不是个好父亲。从小到大他带他去公园,就只有那么一回。

    本文还有2章完结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