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白 - 请帖 漏光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

    伏城也算体验一把商务人士的紧张行程,头天上午才下飞机,第二天的黄昏又在拎着行李过安检。

    节奏太赶,再加上些别的原因,两个人都很累。希遥刚一登机就翻出眼罩戴上,想珍惜起飞前这几十分钟的稳定睡眠,谁知合眼没几分钟,身边手机铃骤响,把她惊醒。

    她闷闷把眼罩扯开,扭头看过去。伏城手机贴在耳边,正跟那边的人低声交谈,见她醒了,他一脸歉意,伸手来揉她头发。

    希遥偏头躲过,反正临近起飞,睡意也没了。她坐直整理一下衣服,伏城手便从她肩头落下,去捏她的腰。

    不轻不重的力道,她觉得痒,扭身笑着打他胳膊。两人眼神交流,无声互掐,又过一会伏城挂了电话,她也停战缩回位子,随口问:“小高打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伏城正关机,听见这话愣了愣。一抬头,见希遥得意笑着,一副猜谜猜准的模样,她没回答他,又接着问:“他找你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就说他要走了。”伏城把手机放进口袋,“也是今天下午的航班,他现在在机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希遥纳闷,“还有一天假期呢。”

    伏城表情苦涩:“本来是买了明天的票,不过他改签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他跟周茉……”

    一切尽在不言中,目光交汇,希遥停住不再多讲。沉重的话题重启,他们同时沉默下来,好一阵过后,伏城喃喃道:“我还是想不通,她一个外语系学生,为什么会认识伏子熠?”

    何况不仅认识,竟还上演了一场荒诞戏码,最后落到如今这步,好几段关系就此破裂,无法收场。

    他倒是了解伏子熠的本性,知道他爱挑涉世不深、年轻漂亮的女学生下手,有所耳闻的案例也不是头一回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彼此间的联系密切成网,一个是他名义上的父亲,一个是跟他纠缠不清的同学。若真是随机挑选匹配,那么巧合也未免太过巧合,伏城直觉不对劲,却说不出,正在费解,希遥在一旁笑道:

    “伏子熠在你们学校不是人气很高吗?多少女孩子崇拜他,没准周茉也是之一呢。再说他就是个教授,见他一面又不难,真想认识的话也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说得倒合情合理,只是听完心更乱了。伏城“嗯”一声,点头聊表赞同,他看上去不愿再多讨论,适时机舱也暗了下来,希遥便收了声,将眼罩临时塞他手里,自己去找耳机。

    耳机线在包里勾勾绕绕,有什么东西被牵扯出来。她指尖碰到细花烫金纹理,动作一滞,轻声说:“对了,卢枫要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前男友的名字是雷,伏城当即看过来。拿走她手中的喜帖略扫一眼,他冷了脸,皱起眉:“什么意思,你要去?”

    昏暗的光线里,希遥不置可否地静静望着他。眼神传达某种讯息,他迅速明白,加之本来心情也差,他忽然泄气,把喜帖放回她手里:“你都想好了,还跟我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转脸朝向别处,不再理她。希遥被他反应搞得茫然,看着他别扭的后脑,领悟过来,忍不住笑一声:“就去参加个婚礼,又不是去跟他结婚,有什么好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嘴里开着玩笑,伸手去推他肩膀,自然没人应。她又贴近一些,偏着头问:“下周什么时候有时间?快换季了,我帮你挑几件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她这手法快用烂了,每次都这样,打他一巴掌,再给个枣吃。伏城无动于衷:“不用了,我衣服还有,够穿。”

    “西装也有?”她声音带着笑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,缓缓转身。迎面是一片亮,他情不自禁眯一下眼,夕阳从她背后的舷窗投射,很温柔的橙红色,将她皮肤头发都晕上光辉:“你得穿好看点,我才有面子。”

    半天的安静,开口时,伏城继续傻着:“……意思是,你要带我一起?”

    跟她和好没多久,他那习惯性的不自信也还没改多少。因此豁然开朗后他惊喜又冲动,希遥无奈失笑,还没来得及回答,被他扑上来抱住。

    伏城揽住她肩,鼻尖跟她相蹭,轻声说:“我刚才是不是太小气了?”

    希遥食指点着他额头,把这黏糊的人推远:“还行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伏城捏捏她手,笑得开心,又抓过喜帖重新细看,一边撇嘴吐槽:“这男的真不地道。结婚就结婚吧,还发帖子邀请前女友……还好我比他帅多了,绝对不给你丢人。”

    看来同性相斥是亘古不变的真理。谁说男人就大度?电影院前匆匆一瞥,都把情敌的长相看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希遥摇头感叹,接着伏城发现什么,奇怪道:“不对啊,怎么这上边写的婚宴日期是1月份?”

    他把喜帖递到跟前,希遥看一眼,“哦”了一声,解释道:“原本是定在1月的。后来他家里有点事情,就推迟了小半年,推到6月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这请帖你早就收到了,”伏城问,“那之前怎么没听你提过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古话说得好,祸从口出,言多必失。希遥一哽,当即住口,含含糊糊想转移话题,逃不过某人的眼。

    伏城当场活捉,按住她肩膀,凑近低笑着审她:“那时候还没想带我去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搞不懂这人为什么要笑。得意?高兴?知道她之前不在意他,这有什么可高兴的?还是看她窘迫,觉得有趣?

    希遥匪夷所思地瞪他一眼,一言以蔽之:“真能计较,小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迅速拉上眼罩,强行结束会谈。一并将耳机戴上,闭目塞听,心情平和,没多久飞机启动,颤巍巍调转方向,朝跑道驶去。

    伏城偏头看她静谧的脸,她在倒退的远景中很安稳,胸膛轻轻起伏,呼吸均匀。那模样很美好,他忍不住想伸手抚摸,又怕扰人清修,下一秒巴掌扇来,被这美好的人揍一顿。

    于是只好老实远观,而震撼的轰鸣里,后排乘客正扬声交谈,断续几个关键字入耳,伏城侧头听一会,垂下眼去,又轻勾了勾唇。

    异常和平安定的4月里,国内外大事件空窗,连娱乐圈都难得一见的安静。

    因此昨晚那篇有关高校教授性侵女学生的文章,一经发表便激起风浪,数十位知名媒体人在网络转载,那位女生的律师亦是业界权威,从昨天傍晚开始,各项有力证据分批放出,录音、视频、聊天记录、通话记录,甚至病历和孕检结果……

    大篇幅的文字长图,矛头直指某位任职不久的海归教授。受害女生的境遇惹人心痛,而若干自称该女生朋友的私人账号发表的,关于她本人何其优秀漂亮的言论证明,更是作为此次民愤迅速酝酿爆发的催化剂。

    到现在,网络上关于这一话题的讨论已经不可遏制。此时坐在身后,义愤填膺滔滔不绝的乘客,也是这万千功臣之一。

    机身倾斜向上,缓缓驶入云层。

    民众骂得口干舌燥,收声喝水,伏城倾听完毕,抬眼看向身边,希遥头轻轻歪到一侧,似乎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事态已起,民意难违,舆论的呼声太大,接下来的走向不难估测。

    只是向来只看财经新闻的她,大概什么都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夕阳穿过旬安国际机场高大洁净的玻璃墙,候机厅里人头攒动,快要到登机的时候。

    高彦礼坐在角落的位子低头玩手机,书包抱在胸前,后背被阳光灼烧发烫。很简单的一关游戏,却一直都卡在那儿,直到大厅响起登机提示也还没通关,他吐一口气,长按关机,将书包重新背上。

    站起身时头发晕,应该是因为酒。

    几小时前他跟周茉约最后一顿饭,在路边一家餐馆,他跑到隔壁商店拎来四瓶啤的,顺便还给她买了杯奶茶,七分糖,加了双份椰果。

    饭桌上她脸色不太好,捧着奶茶反胃,饭也吃不下。他却难得好胃口,吃光了菜又喝完了酒,那时候还没醉,临走还带着绅士得体的微笑,让自己讲话时语气温和:“都闹成这样了,我以后也不缠着你了,现在可以跟我说实话了吧?”

    对上她沉静如一潭死水的眼,他问,“周茉,你是不是就没喜欢过我?”

    刷票,过检,地勤人员微笑鞠躬,请他上登机廊桥。高彦礼捏着撕去一截的机票向前走,断裂的锯齿露出纸屑毛边,他拿指腹摩挲着,迈步出去,鲜红的地毯,橙黄的落日。

    等她开口的须臾,他还在傻。

    竟在想会不会是他预料之外的那个答案,还在想,如果果真如此,他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要不要原谅她?试想一下,努努力,似乎也能做到。

    幸而她放他一马。

    简短利落的一句“没有”,他的想象止于想象。

    有多久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黄昏了?很久了。

    上一回还是那年盛夏,他改签了旬安飞酝州的机票,从机场打车直奔市区,去电影院赴她的约。

    那部影片的内容,过了这么久早没印象,只记得他跑去买了饮料和爆米花,后来看到一半才发觉,其实最该买的是纸巾。

    是他这个直男太外行,单听那影片的名字,以为会是浪漫甜蜜,校服到婚纱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所谓的青春校园,大多都狗血疼痛,意难平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