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白 - 甜筒 漏光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

    “我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轻描淡写的四字,于伏城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实,于希冉则是晴天霹雳。她痴痴呆滞,一双眼瞪大凸出,反应了很久,才茫然张着口,缓缓瘫坐下去。

    但安静并不是她的常态,等从震惊中出来,她立刻又爆发,上前揪住伏城的衣服:“我不同意,我不答应,你怎么能跟了她!肯定是她逼你的,对不对?她报复我不够,就要把你也毁了……儿子你看清楚,她就是在玩你啊!”

    撕心裂肺的哀嚎,浑浊的泪沿她枯瘦的脸滑下来。她哭得喘不过气,胡乱抚摸伏城的身体,嘴里喋喋不休,以最恶毒的词汇咒骂她痛恨的女人。

    伏城听得心烦,抓住她手用力扯开。她泪眼朦胧地望去,以为能将他说服,却只看见他的冷漠和坚决,没有半丝动摇。

    心里一凉,她悻悻撒手。静了片刻,又疯癫地咧开嘴直笑:“行啊,好啊。不愧是伏子熠的儿子,你们还真是像!”

    胸膛笑得直颤,拉风箱似的痰声作响。呼吸阻窒,她捂着心口剧烈咳嗽,弓下腰去。

    父子俩疯魔了,一个喜欢小的,一个喜欢老的。可花季少女和半老徐娘千千万,挑谁不好,怎么偏往一个窑子里钻?

    难道天底下就只有希遥这一个女人能操?

    笑出眼泪来,她抬起手抹去。接着竟听伏城也笑出了声,好像听见天大的笑话:“都这时候了,你还在骗我。”

    她一怔,慢慢抬头。

    “从小你就总说我跟他有多像,脾气像,模样像,”伏城俯视着她,“说得跟真的一样,我差点都要信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冰冷的神色,她突如其来一阵心慌。

    希冉嘴唇发抖,下意识摇头,拧身想要逃避,却被伏城一把抓住。他将她拽近,很深地盯着她,一字一句,戳穿她苦心经营、骗人骗己的谎言:“伏子熠不是我爸。对吧?”

    手腕被人攥紧,希冉张口结舌,讲不出话。而见她吓得脸色惨白,额角冒着冷汗,伏城心下了然,笑了一笑,把她丢开。

    希冉跌回床铺,虚软的胳膊竭力撑住身体。头发乱糟糟贴在脸上,她闭着眼掉泪,伏城垂下手去,努力维持平静:“我到底是谁的孩子?”

    没人做声,他努力失败,随即粗暴地扳过她肩膀:“你说话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”希冉仰着头,脖颈支撑不住脑袋,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,“放心,你不是徐逸州的种。你跟那小婊子没关系……不用紧张,随便睡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又是一连串污言秽语,伏城眼眸一暗,钳住她肩膀的手用力。希冉疼得扭腰乱晃,却还勾着唇笑,继续说着:“……不过,你问你爸是谁?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她骤然变了声调,面容狰狞,高声吼道:“你问我,我又问谁去!”

    身体激动得前俯后仰,稳定不住。她拿指甲抠紧床单,咬牙切齿,干涸的嘴唇撕裂,渗出猩红的血来。

    一合上眼,就仿佛又回到那天。那是她结婚的前夜,偏僻巷尾闪出几个蒙面的男人,把她塞进车里,然后开到一片荒田。

    有人要她生不如死,不要她的命。将她触手可及的光明前景撕碎,在她耳边留下低喃,告诉她,企图洗净双手从头来过,想都别想。

    新婚宴上,伏子熠收到匿名的邮件。她的迷醉放荡摄进他眼,在他静静关掉视频,笑着抬头的一瞬,她心想,她这一辈子算是完了。

    笑声越发放肆,希冉喘息着忍耐袭来的晕眩,将伏城拼命甩开:“你妈我这辈子,就做了那么一件错事!我知道我有罪,可我遭的报应还不够吗?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能放过我?!”

    完美的婚姻堕入黑暗,温柔的恋人转瞬阴鸷。疾病从那开始寸步不离地纠缠上她,吞多少药都无济于事,深夜她静听西边屋子里男人的低喘,好容易逼自己入睡,却梦见明媚笑着的白裙女孩,在阳光下俯首闻一支红玫瑰。

    整整二十年,她都在为自己曾经的恶毒饱尝苦果。身败名裂,众叛亲离,而现在,就连她仅剩的、唯一的指望,都将要离她远去。

    她神经质地大笑,边笑边哭,爬过去抓住伏城的胳膊:“小城,你别走。你以前那么孝顺,是多好的孩子啊,我知道你肯定是被她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,别这样抬举我。”伏城看着她,淡淡吐字,“况且,你以为就凭你,能养出什么好孩子?”

    一句话让希冉愣住,伏城趁机将手抽回,几步走到门边。希冉跪在床沿,眼眸抖得厉害:“小城,妈妈真的后悔了!我不该打你,不该骂你,那都是我一时糊涂!我求求你,原谅妈妈吧……”

    好个「一时糊涂」,一下子就糊涂了十八年。而迟来这么久的后悔,又能有多少诚意?伏城哂笑,缓缓摇头:“晚了。”

    她欠他这么多年的母爱,早把他一颗心冷却下来,再不值得对她心软。而她罪孽也太重,插足者,杀人犯,恬不知耻,心狠手辣,前前后后耽误了多少人生。

    目光扫过她真假不辨的眼泪,伏城眉心平展,转身就走。压下把手开门出去,适时客厅里铁门响动,有人回来。

    晦暗狭窄的客厅透进一束午后的光,它从希遥身后打来,沿着地面蔓延到他脚边。

    伏城将门拉上,扭头朝她看过去,春日的风将她长发掠起,她站在程秀兰身边,手垂在腿侧,两指捏着啃得干干净净的苹果核。

    卧室透出希冉绝望的哭声,几人在这背景音里无言对立。过了一会,老人轻叹气,颤巍巍转身,将虚掩的铁门重新打开。

    伏城快步走到门边,牵住希遥的手。没多说什么,便拉着她头也不回地朝外走去,希遥措手不及,惊讶地“哎”了一声,一边被他拽着向前,一边回头去望。

    想看看程秀兰的反应,却见老人早已进屋。铁门慢悠悠掩上,她越发摸不着头脑,再转回头来要疑惑发问,迎面一阵春风,将她的话噎了回去。

    被风剥夺了话语权,加之也已经走远,她无奈一笑,只好由着他任性。

    树叶光影洒在灰旧的水泥长廊,伏城走得很快,她调整步伐跟上,无意间低头,与她相连的手臂修长匀称,他的衬衫鼓起,衣袖也在抖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晴天的下午气温很高,阳光无情炙烤黑色车辆,希遥摸摸滚烫的铁皮,摇头叹说失策。

    她把车移到树荫下,开门开窗通风。伏城胳膊搭在副驾驶车门框,越过车顶看着同样姿势的希遥,没什么想说的,于是沉默端详。

    有意无意地对视了一会,她抬脚朝某个方向走。他立即出声:“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希遥转过身来,面对着他后退挪步,一边扬手示意:“扔垃圾。”

    她手里是刚才那枚苹果核,现在氧化了,变作暗暗的铁锈色。

    伏城望着路对面垃圾桶的位置点头,目送她过了马路,明亮的日光让他皱眉,刚收回视线,又听她喊了一声:“伏城!”

    眼皮一掀,视野上移,她再次回到他眼里。整个人在阳光底下,米色长裙翻滚,她与他隔一条安静的路,手搭在额前作凉棚,对着他笑道:“想吃雪糕吗?”

    又来。

    “嗤”的一声,他表情松缓,以扬起的嘴角代替回答。很快希遥从对面回来,左右手各举一支甜筒,一支白色,一支粉红色。

    伏城手伸向右边,被她躲开,背到身后:“这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最终,草莓味的落进他手里。

    她对他口味一厢情愿的坚持,伏城早已见怪不怪。倚着车撕那粉粉嫩嫩的包装,余光瞥见希遥吃得很悠闲,于是问她:“你们刚才聊什么了?”

    这个“你们”,指的是她跟程秀兰。希遥咬着蛋筒思考,说得很慢:“就是些家常,奶奶问了你吃住的情况,问我跟你聊不聊得来。我说都还不错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到这儿,她声音忽然弱一些:“……我没敢告诉她,我把你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段沉默,伏城拧眉看向她,颇受打击地反问:“你把我?”

    重音落在最后一字,显然是对主宾语的安排表示愤慨。希遥歪着头,一脸“不然呢”,伏城哽得岔气,要跟她理论,接着见她眯眼抬起下巴,他立马放弃,转头背诵传统美德。

    “嘟囔什么呢,”希遥好笑,把他脑袋扳回来,“哎,你都问过我了,我也要问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问吧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问什么都说实话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伏城专心啃甜筒,随口答应,也是因为此情此景,等价交换,他以为按理,她肯定也要问他跟希冉谈话的内容。

    心里默默整理故事梗概,还在纠结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,没防备,希遥问他:“那你告诉我,你找周茉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……大意了。

    伏城愣了半天,慢慢转过头。心情太好没憋住,他笑了出来,随即见希遥不悦道:“你笑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他摇头保命,“行,你这么想知道,那我就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希遥立即贴近作倾听状,他却一顿,目光落在她手里:“不过,先让我尝尝你那个。”

    什么事都提条件,这头脑该去做生意。希遥忿忿举到他嘴边,伏城开怀一笑,抓着她手一口咬下。

    希遥回过神时,甜筒只剩一个筒。肇事者灵活脱逃,绕过车头钻进副驾驶,又从车窗探出脑袋,说话时嘴里含糊,往外冒着冷气:“太阳下山了,快走,晚上回家还有事做。”

    蛋筒在指间捏碎,希遥冷脸走过去,请客请全套。伏城被她塞得脸颊鼓起,还不耽误摇头晃脑地挑衅,气得她又伸手,把人按回车里。

    临了,俯到他耳边低声:“今晚你完了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