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白 - 只是错觉 漏光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

    淡黄透明的精油倒入手心,随即被旋转搓热,均匀抹在半湿的发上。

    希遥双腿叠起,坐在沙发的扶手,侧着头,让头发从左边自然垂下。

    扶手很高,因此她双脚都是悬空的,米色的细毛绒拖鞋,一只落在地上,一只颤巍巍地,被她勾在足尖。似乎马上也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客厅里,钟表针拨动的声音很清晰,一下,两下。听久了会令人心烦意乱,但也没人开口打破这样的沉默。

    希遥余光瞥向伏城,他看起来并不急,泰然坐在那儿,等她主动说些什么。手里摆弄黑着屏的手机,在指间翻来覆去,好像在转一只笔,又像在盘一只古董核桃。

    他的手很漂亮,手指修长,骨节微凸,线条错落起伏。没那么凌厉骨感,但也不算柔和。

    作为一双男人的手,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看了有一会,希遥移开视线,漫无目的地扫视客厅里的物件,同时双手一点点拨弄开发丝,这样一个持续的动作,加上平淡的语气,让她的话听起来不那么突兀。

    “每个月初,我会给这张卡里打钱,应该足够你用,不够的话,再跟我说。这个房子的水电你不用担心,会从我的帐上自动扣款。”

    灰白色大理石面的茶几上,放着一张崭新的银行卡,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,她又转身从包里翻出钥匙串,别墅大门的,车库的,还有车子的,都在上面,推到他面前:“那辆车你也可以随便开……有驾照了吗?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最后一个字说完,重新恢复寂静。伏城面无表情地垂眼,看着那张卡和车钥匙,许久,好像轻微压了一下眉,也好像是她看错。

    而她也适时意识到这个问题,原来这些话,不论她怎样提前斟酌,筹划对话情境与表达方式,只要对他说了,就都像一种施舍。

    她有些头疼,顺带着,也有些惭愧。

    回想她与伏城之间,交谈时少,沉默时多,之前的无话可说,只是因为遥远且不够熟悉,那是自然现象;而现在,不太一样了。

    希遥手指揉上太阳穴的同时,伏城忽然探过身,将钥匙拿在手里。抛起又接住,掂了掂,一阵哗啦响声。

    她闻声看过去。

    意料中会听到的疑惑质问,诸如“就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?”“我自己怎么生活?”,甚至更极端些,“你把我当什么了?”,虽然可能有些逾矩,但也算合情合理,她都已经准备好接受,却只是她的想象。

    伏城站起身,低着头,钥匙串握在右掌心,拇指一枚枚捻开,清点数目似的。清点完毕,舌头顶了顶脸颊:“好。”语气很淡,听不出心情。

    又说,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银行卡被他忽略,仍旧静躺在茶几上。钥匙得到垂怜,被丢进裤子口袋,重重下坠,大腿外侧的布料鼓起一块。

    一切动作休止,他抄着兜站直些,抬起眼问:“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希遥恍恍惚惚地,“啊”了一声。哂笑自己气场不如他,分明是给钱的那个,却也是心虚的那个:“……明天下午的飞机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伏城点点头,转身,替她结束这段难受的交谈,“那么晚安。”

    对话框的内容输入又删除,高彦礼郑重盯着手机,表面如坐针毡,内心狂躁不堪。

    十二点了,俩小时过去了,这么猛吗,该好了吧?

    他焦虑地搔着后脑,琢磨开场白——

    “哥,还没完事呢?”好像不太礼貌。

    “我都等你好久了。”又有点gay。

    “爽吗?”……神经病吧!

    堂堂语文课代表,跪在情景应用题,他很生气,对着键盘疯狂乱摁发泄,一个不注意,视频请求已发送。

    “我操,完了,”高彦礼坐直,忐忑又期待,“这下刺激。”

    然而视频接通,令他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想象中的奇怪画面自然不可能有,伏城坐在床尾,身子前弓,双肘支在膝头。上衣很平整,俯身拿手机的姿势,使屏幕上除了他的脸,就是天花板。

    没等高彦礼开口,他直接问:“刚才找我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刚才?两小时前是刚才?

    高彦礼很想吐槽,但注意到对方锁着眉,绷起一侧嘴角,因此话到嘴边,又给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伏城的这种神色他见过几次,总结出规律,代表心情极差且战斗力爆表,经验就是敬而远之,千万别惹。

    这是咋了,难不成没发挥好?

    他想了想也是,毕竟新手上路,失误难免。于是决定不揭人伤疤,改说正事,同时也是保命:“我是想问,你那盒饼干里,有没有什么小纸条,表白信之类的?”

    伏城愣了愣,高彦礼不好意思地挠头,解释道:“说实话吧,今天她送我这个,我还挺激动,以为她想通了呢。结果嘞,我差点把盒子都拆了,就是普通饼干,啥私货也没有……你说,会不会是不小心拿错,让你给拿走了?”

    伏城保持了几秒钟的静止,听明白了,闭上眼又睁开,万分无奈而疲惫地笑一下:“你怎么这么戏多……”

    嘴上嫌弃,还是站起身,往桌子那儿走,高彦礼一个劲奉承:“哥,你是个好人,所谓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桩婚……”一边探头探脑,注意伏城背景画面的变化。等看到完好无损的床,唉,更失望了。

    包扎盒子的蝴蝶结系得太紧,单手扯不开,伏城没法,将手机放在桌上,双手去解。没过三秒,高彦礼的声音从桌边传来:“怎么样怎么样,有吗?”

    “别急,拆着呢。”伏城将纱带抽下,丢在一边,语气很隐忍,“你也别抱什么希望,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不料盒盖掀开,有什么东西也随之飘下。像动漫电影里最常见的那种特写,一张薄薄的纸片在半空左摇右摆,最后缓缓落在地上。伏城目光凝滞,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手机还在苦苦呼唤,半晌,他回神拿起,调转摄像头:“自己看,有没有?”

    屏幕里是跟他一样的四块饼干,高彦礼惨兮兮地撇撇嘴,快哭了。

    脚步声沿楼梯向下,希遥坐在沙发里,抬起头来。先看看下来的人,又看了一眼墙上的钟,快要凌晨一点了。

    笔记本屏幕显示公司职员刚刚熬夜改好的策划,她翻着页浏览,随口问:“还不睡吗?”

    意识到许久没得到回答时,他已经走近身边,弯下腰来——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自然弯垂,将什么东西轻轻放在她的键盘上。是她白天端详很久的那个小盒子,此刻盖子敞开,礼物的内容终于揭晓。原来是漂亮的饼干。

    她拿起来,轻晃了晃,将鼻尖凑近,闻见奶油和砂糖的味道。又仰头,任他俯视:“给我?”

    极薄的乳白色丝绸包裹她的躯体,羊脂是她,霜雪亦是她。伏城垂眸许久,偏开视线,漫不经心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纤瘦的手慢慢下降,盒子安然落回键盘。银丝镯撞到电脑边沿,希遥抿起唇,冲他笑了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下午两点钟的太阳,虽不比正午白炽,但毕竟六月的天气,窗外杨树叶已经颓然打起了卷。

    隔壁房间从早上就开始收拾,乒乒乓乓,从外面听,还以为里边在打一场酣仗。而当门锁打开,跟希遥一起亮相的,只是一只22寸的小行李箱。

    伏城伸手去拎的时候,被她侧身躲开:“不沉。”

    发白的指节出卖了她,伏城快走两步赶上,不由分说,握住箱子的提手,从她手里夺了过来。

    交接得蛮横又被动,她的小指被他掌心蹭过。

    从二楼下到客厅,一路旋转阶梯,伏城提着她的箱子,脚步碎而迅捷,一口气到了底,然后回过头来,仰头注视她下楼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手搭着胯,呼吸轻松均匀,让她觉得,好像他刚才提的不是几十斤的行李,只是随手接过她的购物袋,里面装着少到可怜的几枚水果,或者一两颗糖。

    出租车在别墅前的空地等待,伏城合上后备箱,抬起头,看见手扶在车门框的希遥。

    这座城市的雨季,稍歇了两天又将卷土重来,转瞬之间,艳阳隐入云端,几分钟前还淡蓝的天色,变作暴雨前持续阴冷的灰铅。

    风很大,将四周的树吹得摇头晃脑。也连同她的头发,不停地扫向面前,又被她抬起手,拨到耳后。

    藕荷色的流苏裙摆在风中抖动,勾勒出她小腿的形状。似乎一整个人都在飘摇,唯有一双眼,沉静得不为所动,只是望向他。

    给他一种错觉,好像再多与她对视片刻,她就会改变主意,带他一起走。

    淡青尾气在空中消散,那辆明黄的出租车离开伏城的视野,在这黯淡的天地间,像一束被风沙淹没的光。

    口袋里的薄纸片碰到指尖,他抿唇摸出来,低头展开。

    如高彦礼所说,那确是一封表白信。只是表白对象与他的意愿有所偏离,淡蓝色墨水所写的那个名字,温柔舒展,却不是他。

    伏城这两个字,其实并不太好写。横笔太多,撇捺与斜勾本就有难度,又关系整个字的结构,一不注意就写散了。而周茉能练得那样漂亮,大概也是迫不得已。

    谁叫她那位懒得动笔的同桌,每学期初都要死皮赖脸,拜托她在课本和练习册的扉页帮他写名。却忽略了一件事,好像当女孩将一个名字写得次数多了,就很容易有一天,顺便写进了心里。

    一个不留神,那张不经风雨的纸片在伏城指间溜走,跌跌撞撞地独自飘零。他没有下意识去抓,而是将手放回裤袋,静立在那儿,目送它远去。

    想来世间的一厢情愿,太多太多,却总是阴差阳错,难以悉数成全。

    就像他以为希遥会犹豫,以为这极端的天气能将她留住,事实上她有自己的生活,大概并不会为他而变。

    最终,以为是他以为,错觉,也只是错觉。

    国庆快乐ヾ(????)?~!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