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白 - 蝴蝶结 漏光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

    石灰墙面年代很久了,一圈圈咖啡se的晕斑,裂缝蜿蜒曲折,像地球上四通八达的水脉。有几处的墙皮破碎脱落,掉在地下碎成一小堆粉末,墙上则相应地秃了一块,不规则的凹陷,露出深灰se的水泥。

    桌上摆着包好书皮的七下语文书,撕掉第一页的骑缝本,擦成完美球形的橡皮,横七竖八的彩se荧光笔。台灯微弱的光,由于电压不稳而颤颤悠悠,仿佛初秋脆薄的蝉翼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是春天。

    天气早就转暖,坐在桌前认真抄写生词的小姑娘,已经换上棉布裙子了。

    木门被刷成深绿se,厚厚的油漆表面光亮平滑,像一件漂亮的工艺品。可惜门上嵌的两块玻璃有些败兴。它们裂了,却因为被四边g0u槽卡住,侥幸没掉下来。于是日复一日战栗摇晃,向人们展示斜穿对角的长长的缝隙。

    残破的玻璃片发出相互碰撞的声音,代表着门动了。也就是说,有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伏子熠穿了一件橙se系的方格衬衫,下摆扎进牛仔k里。高挺的鼻梁架着那幅细黑框的眼镜,眼尾狭长的弧线妖冶而俊俏,那是一双不折不扣的桃花眼。

    难怪听希冉说,他以前是中文系的系草。

    希遥g净的头发披在肩上,才刚洗完不久,就已经快被夜风吹g了。大手从背后捞起她的发,微凉的手指作梳子,仔细分成两半。

    她从桌角拿过镜子照,两根麻花辫被他整齐编好,长度未及x,毛笔形状的发梢落在锁骨处。最末扎着两只浅hse的蝴蝶结,崭新的,看来是送她的礼物。

    伏子熠的胳膊从她身后环绕到前边,拨弄那只蝴蝶结,顺带着,掌心摩挲她锁骨下方细neng的x脯。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他问。却又叹道:“头发太短,还不够好看。”

    希遥仰起头:“长到哪儿才好看?”

    蝴蝶结上的两根手指松开,不由分说,从裙子领口探进。贴着皮肤下移,游走到她光滑细腻的x部。在最顶端的位置,用指甲沿刮了刮,随即牢牢捏住,仿佛是捻在指尖把玩的一粒豆,不疾不徐地r0ucu0着。

    他的力度不重,却也不算轻,对于发育中的nv孩来说,是难以忍受的痛。希遥咬着唇,蹙起眉。

    “到这儿就好了。”伏子熠弓身,鼻尖凑近她的脸颊,故意将气息喷在她颈窝,”知道吗?这儿是最美的。”

    无休无止的黑夜被撕裂,希遥猛然张开眼,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空白一般的恍惚,她甚至忘了自己在哪儿,双手紧紧抓起被子捂在x前,警惕地四下环顾。

    心脏在x腔剧烈跳动,像新年震耳yu聋的鞭pa0,狂乱的节奏,久处其中,会令人濒临崩溃。浑身肌r0u都在轻微颤抖,她无望而不受控制地,ch0u搐着急促呼x1。

    过了不知多久,她终于确认,她已经长大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二十九岁,这是她自己的家,此刻,她一个人睡在这间屋子里。

    理智慢慢回笼,但心有余悸。心跳与呼x1平复的同时,她一点点松开攥紧到青白的僵y的手指。

    蚕丝被与她的胳膊一起垂落,初晨的光斑透过窗外叶隙,吻在她r白se的吊带裙上。

    细密温热的水从淋浴头均匀洒下,沐浴ye的花香味再次蔓延。在梦里被他m0过的地方,脸颊,脖子,锁骨,前x……希遥反反复复用力搓洗,一直洗到皮肤发涩,快要渗出血印。

    她关了淋浴,赤脚站在浴室里,任水珠一路滚下,从睫毛到下巴,从肩头到小腿。

    伏子熠是寄居黑暗的鬼。夜夜光临她的梦境,不顾她绝望,带她一遍遍重温她的童年。

    开门时没再有穿堂风,走廊的窗被人关上了。关窗的好心人倚在窗台,抄着兜低头滑手机。

    伏城身上还是昨天那件校服。毕竟他是空着手来的,换洗衣物和日常用品一律没有。

    他打算回家去拿,顺便跟高彦礼在球场上来场巅峰对决。但他现在寄人篱下,不b在自己家,可以随意出入。

    得报备。

    于是他洗漱完毕就出来,恭恭敬敬等希遥起床。竖着耳朵听见里面终于有了动静,洗澡刷牙,吹风机轰响,她趿着高跟鞋来回地走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他手机被玩得快没电了。

    开门声宛若鸿福降临,伏城抬起头来——却不是天降鸿福,是晴空霹雳。

    心跳莫名加速的状态下,他被命运扼住声带,面部表情完全消失。喉结滚动,手指无意识地动作,胡乱按几下home键,跟高彦礼的对话惨遭腰斩。

    希遥穿了件一字肩吊带。灰绿冷淡的刺绣绸面,大波浪的荷叶边拥簇着光lu0平直的肩。又是露脐的长度,只在x部下方就由二指宽的松紧带包裹,吊带下摆与k子之间,是一截g净细瘦的腰。

    一开门,东南的光线从她背后照s。

    她逆着光,一手g提鞋跟,一手拢着脑后的长发。抬起的胳膊肘成一个锐角,她弓腰低着头,有一绺调皮的,从手心逃跑,在她面前的空气荡一道圆弧。

    鞋子完美贴合她的脚,无规则的黑se穿cha带将脚背分割,她像幽林里居住的公主,圣洁的足踩进荆棘。

    不过,公主的心情似乎不太好。

    暴雨过后必然是烈日当头。风啊雨啊把天空刮得一g二净,一丝能遮yan的云彩都没有。

    高彦礼站在三分线投球,一仰头,被迎面白晃晃的yan光刺瞎了英俊的双目。

    “我靠……”他闭上眼,龇牙咧嘴地胡乱一扔。自然连篮筐都没碰着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破场地,”高彦礼骂咧咧,“建在北极了还是怎么,为什么每个角度都能看见太yan?”

    说着,双腿一弯,就地坐下,手抚上前额,摇着头气若游丝地说,“这天气太毒了,我可能中暑了。”没一秒,他又蹦起来,拍着pgu,好像无形的尾巴着了无形的火,“妈的,好烫!”

    伏城没搭理,足尖上g,把高彦礼一千多块的斯伯丁篮球当个足球颠来颠去。余光瞟着高彦礼晒成熟螃蟹壳的脸,憋了几秒,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高三刚开学就约好的高考结束球场狂欢,从入门到放弃,不到十分钟。

    回家路上,高彦礼买了一盒藿香正气ye。还没从药店出来,他已经拆了盒,掰开一瓶嘬进嘴里。

    两人没地方去,蹲在路边树荫里续命。热浪令人窒息,胳膊搭着膝盖,双眼无神地环顾四周,看起来失去了信仰。就差指缝里夹根烟,就是妥妥的俩街头小混混。

    高彦礼把透明的塑料药瓶嗦得滋儿滋儿响,伏城问他:“大学报哪?”

    一道斜抛物线,药瓶寿终正寝,飞入垃圾桶张开的血盆大口。“没想好。”高彦礼说,“不过我想去莘州,一线城市嘿,而且我小叔住那,要是学校条件差,我还能去他家蹭吃蹭住。”

    伏城想了想:“那为什么不去旬安?b莘州还一线,你不是有个很喜欢你的叔叔在那开公司,混个脸儿熟,没准把公司都送你。”

    高彦礼拆开第二瓶藿香正气ye,很生气:“刚说了我小叔在莘州,我就一个叔叔!”他算是服了伏城的记x,扶额道,“你说的那是我g爹。”

    伏城饱含歉意地“哦”了一声,高彦礼说:“g爹,又不是亲爹。再说他有个nv儿,这种继承家族企业的好事,会轮得到我?”

    他们聊的这人,叫徐逸州。是高彦礼他爸高霖的战友,退伍之后从商,生意做得很大,跻身上流圈子。

    但因为一直没儿没nv,所以格外疼他老战友的儿子高彦礼,简直当个亲生儿子养,逢年过节总给他塞礼物和零花钱。

    高中开学军训的时候,高彦礼就穿了一双耐克的限量版篮球鞋。脚后跟有科b的亲笔签名,市售价四位数,收藏价值更高,等科b一退役,上万都完全有可能。因此他在整个高一被全t男同学羡慕嫉妒恨,并且私底下一致猜测他是个富二代,或者拆二代。

    那双鞋,其实就是徐逸州送他的十五岁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此刻,情况跟伏城聊胜于无的记忆有所偏差。他疑惑着,问:“你不是一直都说你g爹没孩子,怎么突然冒出来个nv儿?”

    难道是刚生的,伏城算了算,按照之前高彦礼的描述,徐逸州都得五十七八了。嗬,老当益壮啊。

    高彦礼看出他想什么,“啧”了一声,笑他天真:“嫡生的没有,黑户还不准有吗?有钱了什么事儿办不成,哪个土豪没几个私生子。”

    伏城想想也是,耸了耸肩。话题在高彦礼x1药水的声音里告一段落,他不忘好兄弟,从纸盒里捞出一瓶:“你也来点儿?”

    这位朴实无华的伪富二代,在吃的方面向来秉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有他的一口就有伏城的一口,白酒让他来点儿,药水也让他来点儿。

    伏城扫了一眼,表示婉拒:“这药里有酒jing。我酒jing过敏。”

    ……白的喝多了拿啤的醒酒的人,跟他说酒jing过敏。高彦礼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柏油马路被炎炎夏日照得黑亮黑亮,看起来都快化了。高彦礼问:“哎,那你报哪啊?”

    半天没人应,他拧过头,伏城淡淡望着马路对面,眉头下压,嘴角紧绷。有gu冷气从他身上四散,高彦礼一个哆嗦,瞬间觉得不热了。

    路对面树荫下的黑se轿车很眼熟,好像是保时捷的一个什么系列。

    有两人倚着车聊天,一男一nv,其中的nv人很亮眼,容颜妖娆身材窈窕,冷白的皮肤,灰绿se的抹x吊带,下边接黑se高腰九分k,细带高跟的黑se凉鞋。

    高彦礼“哇”了一声:“穿这么露,不怕晒吗?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