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白 - 生日快乐 漏光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

    请收藏本站域名: 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

    暴雨一直下到深夜。

    这种鬼天气里,马路上早没了人影,店铺能打烊的全部打烊,巴不得早点回家睡觉。路边一排杨树被蹂躏得像群疯子,惨白的路灯一打,很有鬼片即视感。

    驾驶侧的车门没关严,不知道是不小心,还是为了给车里人留一盏昏h的应急灯。寒流从狭窄缝隙渗进,伏城倚在窗上,胳膊支着下巴,视线锁定从店铺里撑伞走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那是一把无se透明的塑料伞,因此他得以看见伞底下她黑裙g勒出的身形,很美的曲线,水蛇一样的细腰。领口不大,裙摆很短,却牢牢钉在大腿的半截位置,霜白的腿与黑丝绒的布料交融,风雨掀涌她的头发,像暗夜里跳动的钢琴键,b任何别的se彩都要明丽。

    伏城看着她绕过车头,拉开门侧身坐进来,收腿的同时“砰”地拽上车门,一甩头,将长发扬到背后。右手中间三根纤细手指并拢,g着一个纸袋,往他眼皮底下一送。

    原来是给他的。

    袋子上溅了雨,牛皮纸斑斑驳驳,深深浅浅。伏城一边揭开封口的胶带,一边听希遥说:“我估计你高考前一天紧张复习,也没时间吃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焦糖巧克力味的空气从袋口逃逸,伏城怔了一下。装饰jing美的黑褐se小方块暴露在视野的同时,希遥踩着点,左手变出一只小钢叉,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车子踏着水,朝城市西部一路行驶。

    伏城耷着眼皮吃那块蛋糕,他有点郁闷,觉得自己可能被希遥当成了一个小p孩。在餐厅就给他点了一份n油冰淇淋,现在又来块巧克力蛋糕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确没怎么吃过生日蛋糕;事实上,他也并不算大。

    行道树隙里探出头的路灯以一定速度频闪,他将叉子尖的巧克力送进口中,车里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在希遥的余光看来,那些闪动的影描画出他的一整个侧脸,风雨雷电均是背景,他的头发和眼睫像极细的蒲公英绒毛,不经意间割裂了黑夜。

    把空纸袋放在脚下时,伏城才发现车门的储物格里塞了一本书。在希遥开口说点什么之前,他把书ch0u了出来,拿在手里反复打量。

    那本书的年纪应该不小了,书页有些发h,凑近闻一闻,有老旧油墨的味道。却被人保护得很好,没有一页缺损折角,还包了布书皮。深灰se的亚麻布,在掌心摩挲一下,是粗糙而温暖的触感。

    伏城随手翻开一页,目光落在几行字。可以说是高度符合此时的情景,他自己也觉得巧合惊讶,轻声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雨迷蒙了车灯的光束。好像上帝认为城市太肮脏了,站在天堂,用救火的高压水龙对城市进行冲洗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很足的少年感,清亮中带几丝沙哑,咬字清楚g脆。低头读的时候,额头的发稍自然垂下,衣领微敞,露出颈后几个突出的骨节。

    希遥静听不做表示,却伸手将钢琴曲的音量拧小了一些。

    开豪车的人好像都有这么个特点。车子越贵,越要费心思证明自己品味高雅,不是金钱的奴隶。

    于是,在车里放一本晦涩难懂的线装书,熏上遥远国度的线香,车载音乐要么是古琴曲,要么是爵士蓝调。

    希遥没能免俗,但也没那么俗

    这本小说确实是她喜欢的,不是为了装样子;车里放的乔瓦尼马拉蒂,她一个人的时候也会听。

    伏城一目十行地翻了几页,t1ant1an下唇,玩味地说:“这本书很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没注意希遥的神se一滞,合上书页,打算看看这本书的名字。不过包了一层亚麻布,针脚细密匝合,他不知道该怎么拆,也在犹豫,书的主人同不同意他拆。

    希遥伸过手来,把书轻轻一ch0u。伏城十指松开,下一秒,那本书已经平躺在她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黑白琴键上多了一抹深灰。她手腕太细,戴了一只窄窄的贵妃银镯,刚才凑过来时从小臂一半处滑落到桡骨,蹭到他的手背。

    随即她降下两边车窗,冰凉的风瞬间贯穿。伏城侧过头,看见她单手拢着被吹乱的长发,露出薄而平的肩。锁骨处y影错落,皮肤细腻莹白,像一块羊脂玉。

    他出神看着,冷不防被她唤回思绪,听见她柔声说:

    “雨停了。”

    城市西部的高档别墅群,在暴雨之后安静矗立,宽平的小区路面偶尔有草坪冲出的泥土,花圃里橙红se的虞美人纷纷垂下脑袋。

    希遥的家在整个小区的西南角,伏城跟在她身后,从地下车库乘电梯上楼。

    所有家具都盖了米hse的防尘罩,表示这里很久没人住。希遥拉下电闸,打开大厅的灯,踢掉高跟鞋,抱臂环视一周。

    她认为应该先有个地方坐,于是认准目标走过去,把沙发的罩子一掀

    灰锵锵的尘土洋洋洒洒,立刻遍布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伏城先是咳嗽了两声,张着嘴酝酿半天,然后别过脸打了好几个喷嚏。他r0u着鼻子过去,走到沙发另一端,弯下腰捏住两个布角:“我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防尘罩折叠好摞起,堆在角落。它们的使命结束了,取而代之的是这栋别墅的新住户。

    这位新住户从一楼逛到二楼,又爬到三楼,最后去楼顶的露天yan台看了看西城的夜景。抄着兜沿楼梯下来的时候,伏城m0着兜里的身份证把玩,手指划过卡片边缘,圆弧的y角顶住指腹。

    希遥让他自己去挑住哪个房间,并不是四选一的单选那么简单,而是大海捞针式的抓阄房间未免太多了。

    何况,单选题他都做不对呢。

    脚步声出现在楼梯口,希遥身子陷在沙发里,偏过头去望向他。

    茶几上摆着两瓶矿泉水,从车里拿来的。这里水电才通,厨具全无,一切只能先凑合。她拿起一瓶递给伏城,问他:“选好了吗?”

    矿泉水的瓶盖被人利落拧开,但没得到临幸,又被“啪”地扣回瓶口,递了回去。

    伏城在希遥的面前站定,离得很近,需要她脖子弯折一个很大的角度,甚至上身后仰,才能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那种压迫感让她不舒服,于是她选择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骨节分明的手握着水瓶,稳稳送到她眼底。手背上隐隐青se,延伸到腕关节,再到小臂。

    “你住哪一间?”伏城垂眼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个角度太危险,他完全是俯视。黑裙领口贴附她的皮肤,前x的温柔起伏与后背微凸的两片蝴蝶骨,被他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等希遥双手握住瓶身,他才松了手,从茶几上拎起另一瓶。拧开之后凑在唇边,郑重地说,“我睡你隔壁。这地方这么偏,半夜要是出点什么事,也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希遥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个年纪的男生在这种情况下给出的理由总是如出一辙,要么荒郊野岭没准闹鬼,要么深更半夜容易进贼总之,他是能保护你的,是正义的化身。

    睡在你的隔壁甚至枕边,那是形势所迫,怎么可能是因为有什么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伏城想保护的对象已经不是十八岁的无知少nv,这个小区也足够安全,希遥轻松按个钮,一分钟内就可以有强壮的保安冲进别墅,把伏城抡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题g不同,不影响计算结果。

    希遥很慢地喝了一小口水,双腿交叠,脚腕转动,悬着的脚尖在半空虚画一个圆圈。又将翘起的腿放下,身子前倾,把水放回茶几上。

    红唇弯起弧度,她仰起脸,眼尾飞扬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她想的是,反正她也不会在这儿住太久。

    隔壁套间的浴室传出水声,伏城出来透气路过,混杂着沐浴ye味道的热雾从门缝飘浮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牌子,清清淡淡,倒是很好闻。

    门前刚好是走廊的一扇窗,雨后夜晚很闷热,他把窗子推开,然后斜倚在窗边。走廊顶灯与月se交汇,他从兜里m0出手机,未读消息99,高彦礼在各个小群里问候他的母亲。

    典型的自己耽误五谷轮回,还怪万有引力常量。

    他笑得x腔直颤,假惺惺捧上迟来的安慰。高彦礼秒回,一连发了几个竖起的中指,然后表示要将泪水化作汗水,并且不计前嫌,发来组队邀请:“明天不下雨了。打球吗?”

    伏城皱了皱眉。下不下雨倒是另说,问题是他现在住在城市最西头,高彦礼在最东头,简直就要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……算了,两边的自来水公司都不是同一个。

    于是他含糊着打起太极:“看情况吧,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高彦礼嘴里嘟囔“看啥情况啊”,接着看见伏城又发来一条:“对了,敬ai的语文课代表,有个事。”

    高彦礼深谙此理,如果伏城不叫他名而尊称官职,那就是轮到他散发人格光辉的时候了。大到模拟卷的填空题,小到平时的诗词默写,伏城这人记x不太好,一看见空白格,他的脑子也格空白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不是填空,而是课外拓展

    “有本现代小说,我告诉你里边的一句话,你能知道书名吗?”

    这种超纲难度的问题,风险越大,收益也越高,高彦礼很激动:“你尽管说四海列国,千秋万代,没有我高彦礼不知道的书。”

    大不了就偷偷百度,反正b是要装的。一旦他运气好秒答,还能让伏城这孙子对他五t投地。

    伏城发一个“ok”的手势,开始回忆。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……完了,他好像给忘了。

    高彦礼对着手机,紧张又渴望,像个等待丈夫回家的少妇。十分钟后,他丈夫终于踹门进来了

    “好像是说天上一个什么神仙,拿着水枪往底下滋水,然后就下雨了。”

    高彦礼静止三秒,小心翼翼地问:“西游记?”

    果然不对,“狗p。现代小说。”

    现代小说还有神仙?高彦礼沉默一会:“容我三思。”说完立即退出通讯账号,关机入睡。

    他就不该相信伏城的记x。给他支2b铅笔让他画彩虹,没有点甲方乙方之间该有的诚信。

    希遥从浴室出来,拉开套间的门。

    走廊的窗户不知什么时候开了,随着她开门的动作,空气对流,她半g的长发蓦地吹向前,扫过脸颊。

    r白se真丝睡裙在x与腹的交界漾出水波似的纹路,她的唇妆卸了,不再是黑夜里的火,而是落在草地的樱花瓣。

    她看到什么,视线定格一刻,轻声笑了。

    窗台那儿大概是有人倚过,久未居住积下的灰,被蹭掉了一小块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