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白 - 天上的月亮 漏光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

    请收藏本站域名: 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

    希遥第一次见伏子熠是个残冬,春节早过了,但还是很冷。

    老屋里没有暖气,更别说空调,因此即使是在室内,希遥依然戴着厚厚的毛线帽和围巾,手缩进袖筒里。

    她跪在窗边的椅子上,注视搀着希冉走来的男人可惜隔着一层窗玻璃凝结的水雾,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还没等程秀兰说“去开一下门”,希遥已经从椅子跳下来,跑到院子里去了。厚重铁门生了猩红的锈,她伸出僵冷的手,踮起脚,努力握住门栓。

    希遥到现在还一直记得那个画面,铁门轴承发出很刺耳的声音,她皱着眉捂住耳朵,门外的男人瘦高英俊,戴着细细的黑框眼镜,对她微笑:“遥遥,你好。”

    开口时,应景地喷出一团白雾。

    桌上已经摆了几个凉菜,白酒的纸壳包装打开,青釉的圆肚瓶,密封的塑料塞子也挡不住酒味,往外似有若无地飘着。希冉挺着还不算大的肚子去厨房帮程秀兰擀饺子皮,竹杖在面板上规律滚动,希遥就在那种声音里,窝在沙发角看电视。

    她看的是电影频道,正在播周星驰的大话西游。至尊宝龇牙咧嘴地松开拉着紫霞的手,伏子熠听见小姑娘很轻地ch0u了下鼻子。理所当然地,他以为她哭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从餐桌ch0u了几张纸巾递过去,希遥接过,没说谢谢,把纸巾捂在脸上,狠狠拧了把鼻涕。伏子熠也是一愣,弯腰端详了一下得出结论,原来只是感冒了。

    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和一双清澈平静的眼睛,很明确地告诉他,她丝毫没被这部电影打动。

    屋子里冷飕飕的,伏子熠挨着她坐下来。沙发太窄,他的手没处放,便撑在希遥的腰侧。原来小姑娘身上这么暖和,香软甜腻,像个小火炉。

    她感到近身的压迫,抬起头来,听见伏子熠说:“过年的时候没见你。听冉冉说,你跟同学去参加冬令营了?”

    不知道这种明知故问的话题有什么好聊,希遥摁一下遥控器,电视屏“啪”地灭了,她把遥控器丢在茶几上,然后才ai答不理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伏子熠又问:“多大了?”

    希遥把鼻尖戳进围巾里,闷闷地答:“十一岁。”

    昨天还是十岁,那一天刚好就是她生日,2月15号。

    伏子熠笑起来:“这么小。”却见她盯着桌上那束玫瑰直瞧。鲜红的玫瑰包了一束,不多,只有9朵,象征天长地久。

    昨天是情人节,这束花是伏子熠买给希冉的。他看见希遥乌黑的眼珠望向玫瑰又偏开,静默片刻,转过身来认真问他:“今天是我生日。你可不可以送我一支玫瑰?”

    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,伏子熠没拒绝,却说:“一支是不是太少了?”希遥摇头坚持:“就要一支。”

    玫瑰被从花瓶里ch0u出来,j杆的尾部还在滴水。刚握在手心里,又被伏子熠夺去,拿剪刀把刺一个个仔细剪掉:“小心扎手。”

    希遥默然看着他动作,修长匀称的手指握着剪刀柄,手背隐约看得见青se血管。试想一下温度,应该不太凉,但也不热。

    还她玫瑰的同时,他伸手把遮住她半个脸颊的围巾拨下来,拇指侧面有意无意地,刮了一下她柔软的嘴角:“你这样对气管不好。”

    希遥俯首闻了闻玫瑰,冲他甜甜笑了。笑起来水灵的眼睛含着光亮,脸颊粉扑扑的,露出整齐白净的一排小牙。

    班里男同学告诉她,一支玫瑰代表一生一世。那么她希望,希冉的ai情距离天长地久,永远相差一生一世。

    少nv与玫瑰般配,伏子熠定定看着她的笑容,以为她是天使。

    其实不是,她只是个十足的小恶魔。

    车轮经过水洼,碾起一片扇贝壳似的浪。

    伏城看着穿黑se西装的侍应生撑伞来到车门迎接,再一转眼,希遥已经解开安全带,偏头对他说:“走吧,吃个晚饭。”

    等到落了座,伏城才不得不开始回忆她刚才稀松平常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吃个晚饭”,让人觉得应该是要在街边随便点一碗炸酱面,或者叫份盖浇牛r0u总之,绝对不会是这样一家顶级的法式西餐厅。

    h铜雕花镶面的桌椅,玻璃杯盏剔透清亮,餐巾是一尘不染的白,崭新的刀叉在烛光底下静置,映着银se金属光。餐厅里光线是暧昧的暗,方桌中央一支玫瑰瓶,一碗金丝蜡烛。这是二人世界,其余的一切,尽管近在咫尺,也都隐在了夜se般的黑暗里。

    黑松露鹅肝酱从侍应生臂上的托盘转移到玫瑰瓶边,希遥捏着细细的高脚杯,闻了一下白葡萄酒。

    眼皮上掀,便看见坐在对面的伏城,薄唇抿起,一边眉毛轻轻压下,专注而困惑地低着头,正琢磨刀叉的用法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“嗤”地笑了声。却觉得“没吃过西餐吗”这样问法不太合适,便垂下手腕,把酒杯放在旁边。转而拿起自己的刀叉:“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是会含笑的,哪怕嘴唇的弧度已经淡去,眼尾仍然上翘,垂下密密的睫毛。

    伏城看看她又看看自己,默不作声地将两手刀叉交换了位置。

    手机在k兜里震个不停,伏城看一眼希遥,等对方会意点了点头,才掏出来,把高彦礼的电话无情挂断。

    刚把震动模式改成静音,没等锁屏,消息弹窗又出来了。

    是一张黑糊糊的照片,伏城将照片放大,又调高了亮度才看清画面拍的是一个深蓝se的塑料垃圾桶,堆了满满当当的垃圾袋,最顶上,安详地躺着一大束红玫瑰。

    他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希遥将一小块烤牛排送入口中时,就见对面的少年捧着手机,神se很奇怪,应该是在幸灾乐祸,肩膀耸动颤抖,一个劲儿憋笑。

    还没开口问,伏城已经从手机里笑着抬起头来,告诉她:“我有个同学,叫高彦礼。刚才他向我同桌的nv生表白,好像被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希遥挑了挑眉,暗暗思索这件事有什么好笑。紧接着伏城把手机屏朝向她,伸直胳膊:“你看,他气得把花都扔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屏幕早已经被他不小心按灭,此刻幽黑安静,映出希遥的眼睛。她沉默片刻,视线上移,越过掐着手机的苍白手指,落在他笑着的脸。

    黑se的发和黑se眼珠,烛碗火苗晃着,灿烂若流光。

    希遥嘴角上扬,制作出一个笑容。于是关于高彦礼表白的话题就此结束,也没人再管他后续如何。

    伏城面前的炭烤牛扒还有一大块,他将手机放在一边,重新拾起刀叉。正在咀嚼,忽然想起什么,含含糊糊问道:“你们nv孩子,难道不喜欢玫瑰吗?”

    希遥托着红酒的手停滞,红宝石se的yet借着惯x,还在继续摇晃。她静止了好半天才确认,伏城口中的“nv孩”指的是她。

    她觉得有些奇妙,自己早过了可以称之为“nv孩”的年纪。但显然,“nv孩”与“nv人”,听起来的确有着不小区别。以至于尽管希遥觉得他重点跑偏问题又无厘头,还是欣然回答了他:“因人而异。”

    刚好桌上就有一朵,她扫一眼,补充一句:“b如说我,就不怎么喜欢玫瑰。”

    伏城切割和咀嚼的动作同时停下,喉结滚动,咽下嘴里的牛r0u。双肘支在桌边,身子坐直向前倾斜,似乎想离她更近些:“那你喜欢什么?”

    他眼神是诚挚的,微仰着头,期待又紧张,有点讨好她的意味。那种神se却让希遥莫名地反感,但她也只是笑了笑,歪头故作思考,然后说:“我喜欢天上的月亮。”

    伏城问的是礼物,预料之中想听到的答案,是诸如项链、衣服这类。没想到是个月亮,他“啊?”一声,反应不过来似的,g涩地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希遥也确实没走心答。

    客观来讲,眼前人是高中生,没工作没资产,她喜欢的东西,他买不起。再者,以她的程度,购买力不低,想要什么都不缺就算真需要,总不能指望这个小她12岁的男孩子。

    也还有一层心思,她不愿去细想。她只是本能地,不想跟他走得太近,牵扯太多。

    她是成心想逗他的,于是g脆吊起眼角,报了在车上他引自己谈起伏子熠的仇,说她想要月亮,并且接着问“我想要,你就能给我吗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看见伏城愣了神,睫毛不自然抖动,又接连眨了好几下眼睛。半天,握拳凑到嘴边清了清喉咙,然后将手边的一杯底酒端起来喝净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喝得急了还是怎么,颧骨处隐约有了点红。

    她有些疑惑,揩了揩嘴角,随口问:“酒量不太好吗?”

    伏城却说:“还可以。”是真的可以,毕竟之前跟高彦礼拼白酒,他喝了二斤半,把高彦礼直接灌趴下了,末了还把他扛回去,又自己走回了家。

    颧骨带着耳尖都红了,既然不是喝醉,那就是尴尬了。希遥却想不明白,就聊个月亮有什么可尴尬。难道是什么新的网络流行语?

    还是好几天之后的一个偶然,她才顿悟,好像当时她反问他的那句话,还可以有另一种解读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;